中旅国际,品质无忧

位置:张家界 > 游记攻略 >

游记 「我的东京攻略」之意外告诉我的事

2019-06-01 05:18 来源于:未知 被围观:

  我们这代人与日本有奇怪的连接,宫崎骏的漫画、岩井俊二的电影、村上春树的小说、北野武的BGM、苍井空的毛笔字,贯穿了整个牛轰轰的青春。此次行程正值台风来袭 正值东京车展,街上的新车并没有比平时更多一些,

  我们这代人与日本有奇怪的连接,宫崎骏的漫画、岩井俊二的电影、村上春树的小说、北野武的BGM、苍井空的毛笔字,贯穿了整个牛轰轰的青春。

  此次行程正值台风来袭 正值东京车展,街上的新车并没有比平时更多一些,但即使这样,因为各种原因,也跟平时见到的车型和文化有所不同。

  门面一如日本大多数居酒屋似的小,木质招牌和餐牌里在门口看上去古朴破旧。也和大多数餐馆一样,门口立着菜单,不用进店里就可以选择是否要留下消费。

  店员不会中文或英文,店员在炭火上烤鱼,一楼满是油烟味。出发前家弟往我包里塞了一本书,这天正看到起劲,如果不是这样,我大概会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油烟味转身走开。当然,幸好没有。

  二楼用餐,每个小“包间”隔开,并有自己的名字。上楼前因为语言不通,我放弃在饭中喝上一瓶冰啤酒的计划,店员比比划划想尽办法也没法告诉我他们供应的是什么啤酒,索性放弃了我的需求。

  现在是吃梭子鱼的季节,菜单在梭子鱼(kamasu)上标注了“季节限定”。我点了完全看不懂的鱼类,上菜之后远程翻译的后期小哥告诉我,那叫“鲭鱼”,烤到表面颜色焦黄,像加了某种深色酱料,味道更是出乎意料的好。

  Tips:也许是因为环境要求,店内的所有油烟都被“内部消化”,没有排到室外,要避免满身油烟味,最好带上香水(或者像我一样离开之后去化妆品店试用一圈)。

  从原宿去往涩谷的小巷子里,luke’s lobster常年排队,连同对面的章鱼小丸子店门口,也总站一队人在街边展露吃相。我向来对排队是深恶痛绝的,从上幼儿园报名需要排队,银行、地铁,甚至领毕业证书样样都躲不开,又总有那么多人从不知哪里获得的特权,占了本该自己的位置。

  这样一来,旅游释放自我的时候,面对食物更少了排队的激情,“少吃那点东西如何呢”我总这样告诉自己,优雅尽失。

  这天,拜台风所赐,本该门口排队的人应该都去躲雨了吧。龙虾鲜嫩,面包香脆,到吃完也没注意里面都放了什么香料。

  Tips:龙虾堡在东京有很多店,有些店面可以堂食,兴许不会有那么多人,也不用像这家店一样在路边吃,毕竟少了些优雅。

  白天的银座和夜晚大不一样,工作时间的街道总有些道貌岸然的模样,到晚上路边的居酒屋小酒吧开张,显得比白天淡定从容了很多。朋友说,街口三三两两穿制服的人,是夜总会的服务生,我没敢求证,因为不知道怎么表露自己的需求。

  意外从这些街道路过之后,白天再想去拍照,却怎么也找不到一样的陈设。那个晚上的银座,到白天凭空消失了。

  地面像所有人说的那样,一尘不染。刚刚下过雨,打落行道树上的叶子,竟然嵌进刚铺完不久的路面,闪着亮光的路面中间是星星点点的绿叶,我以为是某个艺术家的装置作品。

  同事是牛仔制品的狂热爱好者,那些牛仔布料的制成甚至固定售卖的地方他都如数家珍。要去日本的富人区代官山,坡路更多了些,楼房面前的停车场都是雷克萨斯、奔驰和捷豹一类。

  Afuri在地铁旁,街对面是鸟屋书店。晚上8点左右,店里三三两两上客,一言不发对着自己面前一碗拉面,没见有人在看手机。整个店里呈现日剧里职员下班后有些肃穆的气氛。

  拉面里有独特的柚子味道,面上放一片现烤的肉,新鲜的葱丝,点一瓶啤酒。酒的种类一直在变,柚子面的清新却一如既往。

  东京街头经常能看到改装车。从小飞度,到宝马X5,到丰田埃尔法,到GT-R,再到宾利。十几年、几十年的老车也都能被修葺一新,漂漂亮亮地开上街。

  车型不同,改装风格倒是统一,亮闪闪的大直径车轮,扁平比无一例外降到很低。除了扁平比,还有车身,不过日本的路况确实好,也没那些莫名其妙、高低不一的减速带。

  Tips:乘坐出租车不需要自己开关门,到目的地直接离开就行,车门可以电动开关。

  去一个新的地方,偶尔会无所适从。反倒在这个时候,找一些熟悉的东西能让人得到慰藉,就像是陌生城市里的同乡会。

  去星巴克躲雨,意外发现除了平时的中杯、大杯、超大杯,还有一种叫做short,味道是不是跟平时一样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这个小小的地方,连杯子的容量都多出一个小小的选择。

  从来没见过一个国家,公开说只把最好的商品留给自己,这样听起来少了大国的气势(这个国家也的确不大)。“made in Japan”在这里是一种荣耀。

  许多日本杂志有“uniqlo”专栏,指导如何搭配优衣库不断推出的新款式。银座有全世界的奢侈品,也有最大的优衣库店,就连made in China的款式,在中国都不一定能买到。买上一大堆,1000多人民币,购物的满足感在一家店就被填满。

  为了给大家带回礼物,我也去了秋叶原。从地铁开始,就觉得听到的对话都是动画片的原声,地铁站像进入了《秒速五厘米》的画面里。不知道经过的路人有多少“宅男”,似乎“宅男”“腐女”都不是什么褒义词。礼物在这里。

  这次因为时间原因没能造访原宿,成了赵璞的遗憾。因为这里是他的最爱。所以接下来这段也是他写的:

  笑话过了那位“宅男”,其实,他也同样会笑话我能在小小的原宿街区里泡上三天。这里有我最爱的日本潮流文化。各种限量的球鞋价格其实已经被吵得很高了,并不建议在这里购买;Neighborhood很多单品都是中国制造了;价格不菲的Goro’s银饰也不是排一两次队就能轻易得到的……

  我最爱的,其实是里原宿那些卧虎藏龙的古着店。也许花上人民币一两百元就能淘到一件非常合身又绝不会撞衫的夹克,时间打磨出来的做旧痕迹可是流水线复制不出的。

  而且,日本有一整套完备的二手物品买卖流程,你买到的古着或二手饰品的卫生绝对可以放心。